● 那夜,月华如水 

    看他的画心中就有了喜悦,仿佛年少时的自己,举起彩色糖果纸看天看云、看山看水,也不知为什么,夏日的酷热仿佛一下淡去,蝉鸣也远了,花儿悄悄地盛放,流云暂时停下了脚步……


    无端的,心中就有了秘密的喜悦,这感觉又有些像前几日,坐在画桌前埋头画画,偶尔抬头,看木棉如柳絮般纷纷从门前飘过,极轻盈地起伏旋转,心也是这般,就恍惚喜悦起来。也不与人说。像在负离子指数特别高的地方,那只欢愉的鱼,来了个回转身,吐了个泡,泡破了,仿佛鱼的笑声,也不要人懂。

    容生老师的画里,极少画人,像诗中的无我之境。可又处处见他的身影,知道他曾在这坡上立过,抬头望见前山绿树之间那棵桃花,开得隐隐的,旧旧的让人爱。想起几天前正下一场雨,花灼灼盛开,艳若《诗经》中的那棵华美灿烂。或坐在乌瓦白墙的家中,倚窗作画,眼见那朵浮云挂在山腰,有时会忍不住搁下笔,顺着鸟的叫声一路寻去,顺便看看瓜栅架下昨日的小黄花,可结了个绿蒂果儿了吗?

    从前去登山,一路披荆斩刺,到了山顶,反而山势也平了,水流也不急了,呈现出一片平缓与宽阔。容生的画中,便是在这样的地方,盖起了房子,种了荷花,挂了个鸟笼,让鸟来来去去,一如白云。

    晨起读书,眼前小池塘,绿水被风一吹一波一波地荡开,其纹理已与前些不同,进入盛夏了。在容生老师的画中,我也看到了这种季节的更替:在春天的绿里加了些许褐色,或花青或别的一些什么,便有了一点夏的意思了,或者紫的当中泛着一些红,秋便老了。

    色彩行走到这里,放轻了脚步,缓慢了速度,沉淀下来,于是线条减弱了,色彩出来了,凝固成透明的,水晶一样的翡翠谷。这色彩在冷静中带着温暖,淡若微笑。

    那天看他抱着书,站在展厅前,周遭喧哗的声浪近不了他,一种很安静的书卷气。

    我想象着容生老师大声地说话,快跑的样子,想象不出来。他这人适合在文儒巷中,听雨水从瓦当上泻下,泻在青石砖的天井里,绿了青苔,然后拿起毛笔添添墨,写下一些什么,他的形象如果是骑在一匹毛色清亮的马上,马从柳树下走,枝拂了他的青衫,晓风朗月的也颇合适。

    看容生老师的照片,神情中好象刚刚还在某种思想里,在画些什么或想些什么,被人叫了一下,抬起头,就这样被拍下来了,连同他的清雅与沉潜。

    读他的画,想到初唐的诗,淡定从容,又有太平盛世之初的气度和欣然。

    很多年前,在一个朋友的家中邂逅了容生的画册,回家的路上一地的清光,那夜我写到:我看见清辉皎洁的月,面纱一样的云,水枕着月光流经盛放的花树……

2007年6月30日
酷热于空调中

更新时间:2009-12-4 20:38:04
版权所有 © 2008 林容生 WWW.LINRS.COM 网站由福建美术在线提供技术支持 闽ICP备05001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