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守 望 家 园 
    鱼丸和肉叶是福州的传统名吃,三坊七巷是闽地的文化源聚,再加上洗个温泉,便构成了福州整个文化的生命框架。今春客次福州,与林容生一起品拌面和饼肉,观三坊游七巷。只因感冒未退,温泉是没有洗上的。夜晚只好赏其画作,作品线条、笔墨间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郁。这种忧郁相当朴素、和谐,尤如温泉带给人的亲切感并触动心灵。观画久了,心中便升腾起乡愁诗意,并上升为对精神家园与生存状态的情感守望,形成了林容生艺术追求中的双重意义。
    这种生命守望不仅指林容生对艺术形式迫切关注,
而且还指其艺术载体所蕴含的生命状态。他注重块面结构的组合、冷暖色彩的对比,给人以强烈的美感视觉。于简洁凝练的线条里,质朴浑厚的笔墨里,聆听到一种复杂的难以言传的美感韵律,感受到自然山水深处的人文价值和意义。无论是工整严谨的《三坊七巷》系列作品,还是随意平和的闽地田园画作,都展现了两个景观:生活的景观和艺术的景观。单纯地把林容生的艺术语言理解为颇具时代色彩,简单地把艺术形式解释为创新,那它只能成为美术思潮中的插页,它应该还要深远,还要壮阔。
    林容生的绘画艺术源于他对闽地的独特情怀。他注重于对生活的体验与感受,每一处的写生,都让他感悟到了眼前的老屋与街巷、田园与阡陌,不只是秀美山川与田园牧歌的美感视觉,而且是蕴含在古朴、深厚的闽地之中的安谧与超然,进而由这感觉中梳理出一种情思,这情思滋长出一种宁静,这种情思和宁静激发了对生命本源与文化原创的理性思考,融于笔墨去找寻着生活的真实和心灵的真实。他的《逝去的风景》、《门》系列作品,用笔质朴恬逸,用色清静典雅,用墨平和朴实,以淡蓝色、曙红色表达情感流白,以墨、色互融推远主题,以斑驳粉白色彩衬托生
命的宁静与热情,唤发人们对闽地千年文化的记忆和热爱,激励着人们对文化的追寻与守望。而他的《秋天的思绪》等作品,笔墨洒脱随意,于单纯的几何图形的构成里,人们似乎感受不到美感的脉动,山石肆意生成,房舍错落交织。三棵树木竖破构图,两树枯枝干叶,一树却生机勃勃,于色彩的明暗、笔法的疏密里,映衬出一个充满着生命张力的田园世界,并于它深处展现着守望家园的深刻主题。
    自然,这种守望家园的主题是通过他的工整与写意的两种不同创作手法得以表达。这种形式看似失却着传统意象,一味追求形式新意的趋向。其实,正是这些不加修饰的错落空间与纵横交叉的线条分割,构成着林容生多元的艺术机体,让我们找寻到了生命与自然同存的精神空间。他的《三坊七巷》等作品无不是在生宣上落笔,无论是用笔用色,还是述情达意,都赋予他一种饱涨的创作激情。高、深、远法的相互结合,底色水墨的相互渲染,表现出轻松自如的生命状态。当生宣矾成熟宣,纸性的变化让创作主体逐步走向沉静与理性,艺术符号在精细的渲染与丰富的肌理中得以阐扬,营造着久远的诗化氛围,传达出富有生命力的古典语素,古朴而又清新,明快而又厚重。而他的写意山水,诸如《天籁》等画作,打破传统程式的山水意象,以“拙”见美的艺术形式呈现着明朗、简约之气质。作品中仍保留着传统的勾线、分染、罩色等技法,尤其是主色石青、石绿、朱砂都保持着传统的视觉感受.而善用此法的清代山水画家王石谷,他花费了三十年的时间,才完成了对青绿山水渲晕方面的“始尽其妙”,使作品少了几分荒寒,更多了几分温和,传达着一种生命状态和无拘无束的精神品格。林容生虽然也将灿烂的传统之法加以现代的转换,但他注重的是对自然生命的轮回。作品中亦有小桥流水,孤房茅舍,笔线运行间,墨色对比中将诗情转化为意境,使人感受到了花开花落乃是生命自然圆融的过程,这便形成了林容生对生命状态与艺术状态的双元守望。守望久了,便沉淀成历史,历史中不乏辉煌。历史有很多层次,其中许多容易被人遗忘,因历史负担太重。但良知告诉人们,历史中有诸多是不该遗忘的。然只有忘掉应该忘却的,历史才能恢复健康的构架。这不仅指福州的三坊七巷、闽地的自然景观,而应该多一些真诚的守望者。
    生活中的林容生既是文雅矜持、谦虚随和的,却又是固执己见的。与他交往中,很难从其外表发现除对艺术真诚守望之外的诱惑,或许正是他的“平凡”与“固执”才将“自然山水”与“人文山水”融入心灵,并蔚成方圆,构成张力,生气盎然。或许中国的文化
就是这样增加着一份朴实,一分厚重,也多了一份自信。
    与林容生分手时,我们走在一两百米长而宽度却不足一米的巷子里。据说这是福州市最狭窄最悠长的小巷了。我们踏着青石板路,已走过林觉民、冰心曾经居住过的老院,门虚掩着,一如林容生的《门》系列作品,门内:粉墙青瓦,镂金错彩。时而,明朝走过,清朝走过;门外:一群生命,驻足守望。然后,别人走过,我们走过。
更新时间:2015-4-19 12:50:57
版权所有 © 2008 林容生 WWW.LINRS.COM 网站由福建美术在线提供技术支持 闽ICP备05001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