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神还乡——读林容生作品 

    我们最终被林容生作品征服的,就是他的那种还乡精神,这是以抒情性质的“乡愁”溢满画面的诗意,整幅作品因而覆盖着淡淡的忧郁;这种忧郁相当朴素、沉寂、清澈、澄明,却又弥漫着闽地浓浓的乡思。

    “精神还乡”,这是贯穿林容生作品始终的深刻意蕴并由此触动人心。按他的说法,那便是“最终的目的依然是在对自然的关切之中来追求自身精神家园与生命的意义”;在林容生的作品中,“乡愁”导致的精神还乡是复杂的难以言传的情感,它是一种永恒美,而林容生正是以自己的艺术把这种境界推向高度。

    画家用这样的语言来表达“精神还乡”的情怀,我们今天读来,仍然感受一丝怀旧的苍凉和对精致文化传统的留恋。由此,林容生以“深沉清雅古厚”与“纯正凝练简约”的青绿山水建立一种对文化语境的体验,对人文境遇的认知以及对文化精神的守护。

    “精神还乡”,体现在林容生的作品中,其意义是将“自然山水”置于“人文山水”的层面上,从中探寻和感悟积淀千百年的文化内涵和精神目标。在此基点上,画家精心选择了具有普遍意义的闽地山水意象;灵山静水、闲云野境烘托下的旧城、老屋、街巷、田园、阡陌、山岗等,将它们在设定的前提下,组织为“绘画情节”,以强调其中的主观精神作用,并在大的布势中对意象的空间与时间进行了形式的处理,如笔墨线条的差异,色彩冷暖黑白的对比,乃至图式中的白墙黑瓦的几何图形的结构式组合等,以及把线的节奏转换成面的变化与韵律,并通过色彩、块面的结构方式产生令人亲切的和谐感,除了画面效果所提供的沧桑感之外,还分明包含了生命与自然同存同构的精神意味。

    要指出的是,林容生对上述意象的选择与结构,都从属于一种心性的静谧与孤独,所以在那些错落有致的空间与纵横交叉的线条分割中我们得以寻到久违了的心灵源头,因为那些单独、平朴、恬逸、简洁、质朴的宽廊疏柱、远山近岗、林木花簇,都得以留着最初的本意,透露出久远文化的踪迹,这其中为精神的归来留下了无限伸展的弹性和空间。

    因此,可以这样认为,林容生的青绿山水在审美和文化的双重意义上完成了精神的还乡,他超越了田园牧歌的层面,在深层次上把人的精神空间对象化;在这里,林容生发挥了知识分子兼艺术家的优势,他以感性为情怀,知性为学养,让“灵性”浸润着意义。

     不难看出,林容生始终保持着探究文化底蕴和心灵深处的兴趣、心态和笔力,这让我们感受到他的深刻与追求,而且这种深刻与追求不是大而无当或大而化之的,它是充满书卷气与情微特点的。应该说,这一切是缘自他此岸经验的升华,缘于尘世而又在超然中摆脱了尘世气的结果,这就必然使他的作品中出现特有的忧郁与孤独,与之相伴的便是那种精神气息与生命意味。

    上述的一切都可以在中国文化精神中找到源头。庄《知此游》中提出:“敬之而不喜,悔之而不怒者,唯同乎大和者为然”;而“大和”的特点就是物我合一,它在审美心境上表现为超越功利,空明澄净;司空图在《廿四诗品》中指出:“素处以默,妙机其微”,所谓“素处以默”,就是“平居澹素,以默为守,涵普既深,天机自合,故云妙机其微”,而伴随这心境的,则是冲和超脱的美感效应,从创作的过程来说,只有心灵的“和”,才能捕捉对象的精神之美,臻于物我无际的意境。在做这种追寻时,林容生充满了激情和理性,他的作品弥漫着理想主义的精神气息,但知识分子的理性使他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住激情的夸张和倾斜,他清醒地认识到:对山水,自然的人文关怀都应当与生命的原创力联系在一起。显然,林容生认同古人把自己的生命与山水熔铸在一超的存在方式,他以自身的文化感受、生命体验与自然山水构成宁静的往返、深挚的默契。因此,林容生的作品《云在天边家在水边》、《和风》、《家园系列》、《回想春天》、《好山好水》等都是自我生命体验在历史文化背景中的转换,并在更高层次上成为一种“精神还乡”的记录;而忧郁中的孤独与深巷老屋意象所象征的苦苦求索与冥想,所隐潜的乃是一个具有本原性的重要主题--精神的还乡。

    在林容生的作品中,我们发现他解析自然山水的人文意义的思维特征:回到特定的历史氛围和文化情境中,寻找精神与山水的会心处。譬如《花语淡淡》、《莲花的境界》、《春寒已过》等作品中,那闽地的老屋、深巷、花影都寓意着心境与文化的契合,而且那种百年老屋与深巷不仅是淡泊、静谧的品格表征,如前所述还隐藏着或标榜着一种清高与孤傲;因此,它不是简单地文人隐逸的境界,还是由山水风物熔铸在一起的文明历史和人的命运的见证。

    对山水做精神式的追赶与寻问,做为一种还乡的方式将是一种永恒的歌唱。林容生的价值尺度是以他对“文化”和“精神”的理解为依据的,正是在山水中,在闽地的老屋和深巷中发现了精神的本源,这里的意义是:在永无休止的“还乡”过程中坚守心灵的纯洁。

    阅读《家园系列》、《灯影》、《花语淡淡》、《莲花的境界》等作品,我们分明感受到一种近乎“独语”的方式,这自然是一个孤独者从内心里发出的,它源于特殊的体验、文化的境遇、精神的层面与文化的深度。

    我们毕竟看到了一个酷爱家园、心灵恬静而高远的林容生,他对精神境界与自然之美有特别的感受力和表现力;花他诸多作品中以诗化的语言传达出令人心仪的诗化氛围,他以现代人的胸襟提炼并充分吸收富有生命力的古典语素,古拙而又清新,简约而又深沉,洗练而又丰富;作品结构是以精巧工整并洒脱放松为特色的,这种结构是以诗性为中心,规定自己的情感指向和恩想线索,因此其意境是氛围,诗心是焦点。

    所以,我认为林容生和所有的理想主义者一样,在用令人眷恋的深情,用怦然心动的回忆和向往,呼唤着飘泊的精神:归来!

更新时间:2009-6-14 0:42:14
版权所有 © 2008 林容生 WWW.LINRS.COM 网站由福建美术在线提供技术支持 闽ICP备05001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