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水的歌谣 ----南靖写生散记 

                                     

 

    闽南的八月,天气总是阴晴交错地变幻着。
    霧很大。汽车在田螺坑土楼群观景台边的停车场停了下来。巨大的圆形和方形的黑色屋顶在云中霧里时隐时现。那几栋令人叹为观止的建筑已经成为世遗的标志。
   十八年前我曾经画过一件土楼为题材的作品,使用的素材就是田螺坑土楼群。我一直想来这里看一看。一层层绿色的梯田在雾中如披了一片轻纱。梯田的曲线如舞动的緑色飘带,在土楼的周围轻轻地散落,从容而有秩序。小溪里的流水潺潺地响着,透过薄薄的雾气,能看到天光反射到水里闪动的光点,天边有一角的蓝色,穿云破雾,不断变化着它的形态。
    雾散了,我终于可以把它们看得清清楚楚。
    土楼里的居民们不太理解的是,这老屋明明是祖宗留下来的遗产,怎么说变就变成世界的呢?以往朴实恬静、有序而自在的生活情景消失了。?土楼里摆了很多摊子,游客来来往往。叫卖声,导游的喇叭声此起彼伏。遗产成了世界的了,是好事,也是不好的事。
    塔下村有一条河穿流而过,不下雨的时候显得宁静而安祥,河两边依着山坡建着大土楼,也有精致的小屋。土楼申遗成功之后,这里慢慢也有了一些游客来观光。村民们把自己的房子收拾一番成了民宿式的客桟,游客们有时也住下来,体验一下远离城市喧嚣的宁静和安祥,入夜时候,客栈的红灯笼把河里的水照得波光闪闪。
    我们住的客栈不在河边,但也挂着红灯笼。村子不大,参差错落的土楼、河边芭蕉树和竹林、山坡上茶园是这里主要景致,可以入画的地方很多。河边总是有流水的声音,不时有小鸟在树丛中张开翅膀,从漂浮着白云的天空飞过。
    很久没有听到公鸡报晓的叫声了。沉寂的天空在山的后面一点点明亮起来,屋后的山坡抬头看去,青灰色空中昨夜的星星依稀可见,炊烟和晨雾让村边的树林里有一种迷离梦魇的气氛,有几个早起的学生已经在河边画速写了。
    土楼高高的墻。两座土楼中间有几株芭蕉,近处山坡上种着一畦畦茶树,芭蕉的叶子从围墙里伸展出来,随着山边吹来的风摇曳着。路边的瓜棚绿叶有些密集、有些疏朗,枝条毫无顾忌的随意生长,形成错综复杂的线条。阳光透过瓜棚在地上留下斑澜的光点。一只精神饱满的狗坐在路边竖起耳朵四处张望着。这样的情景,似乎很熟悉,又很陌生,但很亲切。这样的故事让人感动。
    我画完一张写生,蝉声又鸣了起来。
    中午的时候,天空怱然变了脸,随即劈里啪啦一阵大雨,土地和树木浇了个透,空气也像被洗过一样散发出一股淸新的草木气息。随后的几天每天这个时候都会下过这样的一阵雨。那气息伴着凉风吹拂着,撩着你的面颊,撩着你的头发,也撩着你的绮思。
    书洋乡长教村的云水谣古镇离塔下村二十公里。是个十分秀美的山村,也有一条小溪,沿着村边由北南行。河道的两边,是一簇簇茂密的翠竹,交替着不同的杂树,与村头几棵巨大的千年古榕相映,呈现出一派绿色的和谐景象。石板筑成的古道在在水边
映着天光。晴岚四野,水声一溪,与塔下村所不同的是这里地势较为开阔,还因为这里曾经是多部怀旧电影的拍摄地,所以有很多地方看得出来被刻意地收拾过,相比之下反而少了一些朴素和沧桑,多了几分灵秀和温情。我知道从未来过这里,但这一切又似曾相识。
    在家或工作室画画经常会因为过于熟悉或依赖环境而分心,有时令人十分懒散,有时则令人过于自信。对景写生的时候让你会更具备专注力,观察和思考的同时下笔凸显出一种兴奋状态。面对着置身其中的美丽风景,你会不知不觉地沉溺,融入,让自己
成为风景的一部分。
    表达的东西朴素而真实。没有刻意安排,没有花梢的笔触。而你在某个角落坐下来开始写生,这样的风景就成了你作品的一部分,成了你自己构筑的世界的一部分。这是即是一种旅途中的邂逅,也是一种生命的留存。
    其实在内心里,真正的需要是能够让自己沉静和明确的创作方式和生活态度,需要的是能够让自己回到清静的质朴的画面,但它们大都会契合于某种古老而又浪漫的理想和某些经典的启示,似乎与当今纷纷扰扰的喧嚣世界没有太多的关系。
    云水谣,好听的名字,美丽的地方。? ??
    山色清明,阳光暖煦,空气清新,草木繁华-----所有的一切都显示出自然焕发的本能和生命朴素的本质。这里似乎与当今纷纷扰扰的喧嚣世界也没有太多的关系。
     我知道它们从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但愿它以后还是这样。

2010. 9.20

更新时间:2015-5-22 12:39:45
版权所有 © 2008 林容生 WWW.LINRS.COM 网站由福建美术在线提供技术支持 闽ICP备05001118号